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日常沙雕】所谓的阵营九宫格?

看到阵营九宫格就想瞎改下,不能p图于是爪输

完全按格式,纯粹为搞笑

寒冬和佩丽尔那句大概是玉峰战争那一段

蜜熊的那句,我真的是故意的

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守序善良·望月

如果你再乱施咒语的话,我就要阻止你了。

 

中立善良·佩丽尔

真是一次有趣的战斗,下次再一起烧龙吧。

 

混乱善良·寒冬

我今天就是要干翻你们这些混蛋夜翼龙!

 

守序中立·鼍特尔

我被黯逐抓住了!请求奇砾支援!!

重复一次,我需要奇砾支援!!!

 

 

绝对中立·恩博

…………我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混乱中立·奇砾

我要怎么才能阻止这一切?我要怎么知道我的思想是我的思想?

 

守序邪恶·TUI
预言是冒险的一部分,不爽也没办法。

 

中立邪恶·黯逐
不要再试图阻止我统治庇利亚了,我是不会停爪的!

 

混乱邪恶·蜜熊

吃我大草莓啦!!


请正视这真相。”

有一天,那只过期咸鱼终于想起来她实际上是个隐藏画手……
第一张是为了遮丑×

是火翼飞龙拟人,姿势有参考。

实际上是 幽灵(上)和 缔和(下)
(即Peacemaker,就是草莓事件后幽灵变成的那只夜雨混血)
仙好啊×
如有牵扯第十册剧透请见谅

这对冷到北极(北极都没你冷好吗)
自命名为真相组。

如果缔和发现是自己曾是幽灵……
(缔和被马赛克掉的手里实际上拿着的是奇砾的耳环。)

Devil of Forest (恶魔之森) 【依旧未完】

一个丧心病狂的脑洞,一个很老的没填完的坑。

月&幽灵(黯逐)预警,吃我读心组安利。

斯卡文即食腐兽,凝月即望月,黯逐即幽灵。

均采用吧里女王的私译。

时间线也不是wof原时间线:

1.月和幽灵在玉峰完全错过

2.月靠自己的能力发展的挺好,和玉翅组其他成员成了朋友。

3.月后来得到了一块天火(鼍特尔给的相信我)

不要问什么索拉 冰棱 历史洞穴 和 月为什么会偷跑出来,因为我也不知道

这个幽灵可能有点不对劲。

这个月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

以上都可以接受?OK,let's go!

——————————————————————————————

玉峰的西北面,有一片森林。

那是沙漠和冰原的旅客去玉峰前歇脚的地方,高大的树木投下暗绿色的影子,斑驳的树影中隐约能看到玉峰那独特的齿状山峦,像一条响尾蛇的毒牙直指天空,要将它撕裂,吞吃入腹。

据一位沙之翼透露,森林中还有一座早已破败不堪的斯卡文营地,也许藏着失落的宝藏。

但是没有龙想要去证实,也许是不相信这个传闻,也许只是忌惮那种小兽的能力吧。毕竟当年就是三只斯卡文杀死了绿洲女王,盗走了沙翼宫的宝藏,开启了一场长达二十年的战争。

总之,这里很少有访客的足迹。

沙沙沙,咔嚓。

她一脚踩在了树叶上。

只是一时兴起,她决心偏离她的计划,绕开玉峰,然后一路向西北,穿过沙漠,去往未知的远方。

暮色四合之际,她漫无目的地在林中游荡。

她的确看到了残破不堪的斯卡文营地,但是她知道那儿什么也没有。

然后她找到了一块扁平的石头,坐下来仰望天空。

夕阳已在西方落下,只在天空中渲染了一片片金红,夜色已悄然爬了上来,将暗蓝的双翼伸展至极限,翼上千万点银色的鳞片放出清冷的光辉。

天很快黑了下来,三月中的两轮已经升起,一轮满,一轮半,还有那一轮磨磨蹭蹭,只是一道月牙。

“凡龙应对黑夜怀有恐惧,尤其当其升起之时。”她回想起从一本卷轴上看到的话,转了转眼睛,她可是夜之翼,三月之子,怎么会畏惧夜与黑暗?

她摸索到颈上的护身符,将它摘了下来,放在掌心中,它微弱地闪着光,如同一颗遥远恒星的心脏。

天火,那只沙之翼如此称呼它,可以屏蔽读心者的陨石,来自战争结束那“最明之夜”划过天空的所谓“第四轮明月”,当然也可以限制她的能力。她用爪指抚过眼角泪滴银鳞,随爪将护身符放在了身旁的石头上,至于银鳞,她猜测是夜之翼读心者的标志。(尽管她并未见过除自己外的任何夜翼读心者。)

脑海中闪过一丝银与黑的影像,凝月警觉地抬起头,碧绿的眸子扫视着周围的黑暗。

然后,她听见了一个轻柔的声音,盖过了所有的风吹树叶,蟋蟀鸣叫,夜鸟悲啼,仿若在她耳畔。

“啊,找到你了。”

【继续日常沙雕】推歌:Star sky

听这首歌我满脑子都是幽灵清瞳望月…

当场现实爆哭
我爱他们三个×
Star Sky 真的超好听……
而且超级契合

以下为歌词

Here we are
我们在此
Riding the sky
翱翔天际
Painting the night with sun
画出黑夜与太阳
You and I, Mirrors of light
你我如明镜反射光芒
Twin flames of fire
闪耀如两团火焰
Lit in another time and place
点燃了另一个时空
I knew your name
我知你生名
I knew your face
知你容颜
Your love and grace
你的爱和魅力
Past and present now embrace
过去与现在在此刻交触
Worlds collide in inner space
在内心世界中激烈碰撞
Unstoppable, the song we play
我们演奏的歌势不可挡

(chorus)唱诗合唱
Burn the page for me
为我烧毁以往时光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无法磨灭我沉睡的记忆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着 所以让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无法给予你要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so
或者安抚你的灵魂
turn that page for me
唤醒这记忆对我而言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拥抱伸出双手的你
I cannot find solice in your words
我找不到安慰你的话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无法给予你要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或者安抚你的灵魂
Age to age
漫长岁月
I feel the call
我感受到呼唤
Memory of future dreams
梦想着未来的记忆
You and I, riding the sky
你与我翱翔天际
Keeping the fire bright
在另一个时空
From another time and place
永恒闪耀
I know your name
我知你生名
I know your face
知你容颜
Your touch and grace
你的爱和魅力
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
一切的记忆无法被抹去
What our hearts remember stays
我们的心记得该停留在哪里
Forever on a song we play
我们唱响的是永恒之歌

(chorus)唱诗合唱
Burn the page for me
为我烧毁以往时光
I cannot erase the time of sleep
无法磨灭我沉睡的记忆
I cannot be loved so set me free
我不能被爱着 所以让我自由
I cannot deliver your love
我无法给予你要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或者安抚你的灵魂
so turn that page for me
唤醒这记忆对我而言
I cannot embrace the touch
that you give
我不能拥抱伸出双手的你
I cannot find solice in your words
我找不到安慰你的话
I cannot deliver you your love
我无法给予你要的爱
or caress your soul
或者安抚你的灵魂

一个读心组的歌剧脑洞

发现自己很久没更,于是速更×
就是这样一个沙雕没有后续的脑洞×
音乐什么的自己脑补×

读心组,夜君幽/黯&勇者月

他们最后大概可能是私奔了 (什么)
————————————————————————

黯:(唱)
我是这世间古老的传说,
我是夜翼族深夜的梦魇,
我是来自夜之边缘的恶魔,
我是西方戴着荆棘冠孤独的王。
千年的幽暗与背叛,
造就了一颗无比冰冷的心。
(念)
When you gaze into the abyss,
The abyss gaze into you.
(唱)
年轻的勇士,不要妄想融化这坚冰。
因为他们都尝试过了,
最后都成了风中低语的灵魂。
年轻的勇士,你可要当心。

月:(唱)
我从南方的雨林来,
带着一把锋利的宝剑。
我来这里是为了正义,
我要出现在夜君的面前。
我要斩杀邪恶,我要带来光明,
我要融化,我要融化 那颗冰冷的心。
(念)
Darkness will rise to bring the light.
The right one is coming.
(唱)
夜的君王,我会让你失望。
没有什么坚冰不能融化,
没有什么障碍不能破除。
夜的君王,你可要警惕。

——————————————————
纯英文版(感谢@左璨 的翻译):

Dark:
(singing)
I am the ancient legend of the world,
I was their nightmare late at night,
I am the devil  from the edge of night,
I am the lonely king of the west
wearing the crown of thorns.
Thousand years of darkness and betrayal,
Made a heart of incomparable cold.
(read)
When you gaze into the abyss,
The abyss gaze into you.
(singing)
Do not vainly attempt to melt the ice, young warrior.
Because they've tried,
And now they were all souls
whispering in the wind.
Beware, young warrior

Moon :
(singing)
I came from the southern rainforest,
With a sharpest sword.
I'm here for justice,
I'll appear in front of the night lord.
I will slay evil, I will bring light,
I will melt,
I will  melt that cold heart.
(read)
Darkness will rise to bring the light.
The right one is coming.
(singing)
King of the night, I will let you down.
There is no ice that cannot melt.
There is no obstacle
that cannot be broken.
Beware,  King of the night.

————————————————————————
简单解说:
黯的前三句大家都懂
“西方”,看地图,失落的夜之城和龙爪半岛在庇利亚的西南角。
“荆棘冠”,因为我脑补的黯的“扭曲的皇冠”形状接近荆棘。
然后念的词是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月的就更简单了
雨林的确是在南方。
然后念词是魔改的小龙预言
Darkness will rise to bring the light.
The dragonets are  coming.
(忘记汉译.jpg)
————————————————————————
嗯,好的就这样。

和朋友 @左璨 聊wof,然后我提到清瞳和那谁这一对,然后她当场就……
(我当场爆哭)

【别救我就让我继续沙雕下去】关于幽灵的主题曲

闲的没事干遛wika,然后看到
Tui recently confirmed Darkstalker's Theme Song is "I Love Me" by Meghan Trainor
图伊最近证实了,
幽灵/黯逐的主题曲是梅根·特莱诺尔的《我爱我》
然后我作为爪贱的某龙,我就去搜了……

简直了……
【I can see clear
when looking at the mirror
saying God made me just right】
完全整一个自恋……
哈哈哈哈我很(xinggan)这不是我的错哈哈哈哈
完全可以想象到黯逐一脸无辜地说这句话哈哈哈哈

评论附上链接,我没有找到曲子,不过歌词就已经够劲爆的了……

【日常沙雕】一个火翼粉的日常威胁

你再作,就让你上天翼角斗场。
你再作,就让海澜把你丢给电鳗。
你再作,就让葛萝瑞喷你一身毒液。
你再作,就让夜翼火山吞了你。
你再作,就用玛瑙之眼让你灰飞烟灭。

你再作,就让月向全世界公布你的秘密。
你再作,就让寒冬把你冻成冰碴子。
你再作,就让佩丽尔给你一个拥抱。
你再作,就让小龟给你演示素质三连。
你再作,就让迪秀用遗址墙拍扁你。
你再作,就让奇砾用蝎尾一击穿心。
你再作,就让蜜熊用草莓灭了你。

你再惹事,就请接受黯逐的怒火。
(单身两千年的怒火×)

【涉及11th剧透注意】
你再闹腾,就把你打包扔到潘塔拉。
你再虐心,就把你扔进天坑。
你再惹事,就把你丢给行为不规范处。
你再作死,你就将隶属于清瞳神庙。
你再弃坑,就让Sundew用子弹蚁送你升天。

书终于到了,炫耀一下(不是)
我call爆这本。
序章和清瞳之书直接看哭……
心情愉悦

Sparkling•序幕

一篇很长的文章,讲述自设宝石们的故事。
本次提及宝石:
阿帕泰特格林——磷灰石
安特洛阿科尔莫林——安特洛海蓝宝石
查勒耶特——紫龙晶
加妮特派洛普——石榴石
泰格埃尔——虎眼石
以下石设属于朋友 @奇丘
莉穆斯通——石灰石
玛波尔——大理石
—————————————————————————

阿帕泰特格林记得她尚还年轻的时光。

她记得汪洋包围下孤独的岛屿,
她记得绪之浜的山崖下老师深色的袍角,她记得温和前辈日落时分呼唤她的声音,
她也记得苍白的箭矢如雨而至,撕碎了那一抹黯淡的光明。

她还记得那些已经离去的人的名字:
查勒耶特,安特洛阿科尔莫林,加妮特派洛普,莉穆斯通……

她还记得她自己,当年年幼的,尚不足二百岁的磷灰石,留着齐耳的短发,跟在莉穆前辈和查勒耶特前辈身边问这问那,烦与她同岁的同伴玛波尔,向加妮特前辈请教问题,然后跑去安特洛前辈那里玩。

安特洛阿科尔莫林是博物志的编写者。她每次看到阿帕泰特,会微笑着问她今天过的怎样,然后会取出一叠墨迹未干的记录,告诉她自己又发现了一种什么新的植物。有时她也会画画,画蓝天,画云彩,画阿帕泰特年轻的笑容。

然而这些时光一去不复返,阿帕泰特长大了,她如今已经度过了五百年的时光,也已经成为了别的年轻宝石口里的“前辈”,比如说,虎眼石泰格埃尔。

阿帕泰特叹了口气,黑色手套轻轻抚过那张陈旧的画纸。

植物的汁液做的颜料随岁月早已暗淡,但是阿帕泰特知道上面有什么。

坐在一角绘画的安特洛,和玛波尔聊天的莉穆,坐在一起讨论战斗问题的加妮特和查勒耶特,还有坐在画面中间微笑着的小阿帕。

而今画面上的大多人已不在,只留下深刻的回忆刻在阿帕泰特的身体里,每当她回忆起,便熠熠生辉,然后却在岁月的侵蚀下,慢慢碎裂成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