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薛定谔状态•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Tiokus
博物馆管理员Uroopht
Taedy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吃一切可以吃并好吃的组合
(一般是无差)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薛定谔状态,死活不明,随时诈尸(?)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所谓合作沙雕短打两篇

【篇一•读心组• I promise 】

by 苏九一

(收录于蝴蝶效应设定系列)

…………

未来的迷雾在她眼前凝聚。

望月脚下一滑。

她直接摔倒在地上。

很痛,她花了一秒认识到这一点。不光是神视带来的头痛,她感觉身体很痛,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摔伤了哪个部位,但是她觉得自己站起不来,神视的重量把她往下拽。

“她闭上眼睛了!先知在上!”“哈哈,伟大的先知望月又要给我们做出伟大预言了,赶紧围过来听她讲啊!”

声音,她不喜欢讥笑的声音。

小龙们围着她吵吵嚷嚷,发现她没有什么举动后,没趣地散去。

“月。”

她听见黯逐的声音,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对上黯逐的视线,年长的读心者黑眸里满含愤怒。

“起来吧。”他安静地说,向她伸出一只手爪 。

月抓住他的手爪,让他把自己拽起来,然后靠在了对方伸出的翅膀上。这场景对那些看不见他的龙来说可能有点诡异,但是望月太累了,她不打算关心这个。

“这种事经常会发生,”黯逐说,他的声音轻而低,透着一股幽幽的凉意。

不过不用担心,月,一切都会改变的。”

很快。我发誓


【篇二•论如何沙雕(请一定沙雕完就跑)】

by @左璨


赤嘉丽女王坐在高高的王座上, 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的臣民,灿烂的阳光经过金饰反射到她每一片光洁的鳞甲上,使得嵌在她鳞片之间的每一颗红宝石都像凝结的血滴。

她整只龙在一种几乎圣洁的光辉下闪闪发光——


——像一只发着邪恶光辉的大橙子。


新手不挖坟,在线激情发刀(什么)

“ 圣诞节是传播快乐的时刻,所以你应该找出一些空闲时间与所爱的人在一起,这可是可是合家欢乐的节日,”金发的青年哼着赞美诗的曲调,伸手在圣诞树上挂上一个湛蓝的彩球,“Wang,开心一点,明天可是圣诞节啊。”

“也是他的忌日。”

于是寂静降临。

两人在沉默中注视着彼此,没有说话。


今年新手第一次挖坟。

孔乙己改梗

我不想挨打

我保证就挖这一次。

抵制挖坟,从做起


伊利亚一到,所有挖坟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伊利亚,你今年又要怎么死?”

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杯伏特加。”便排出九枚卢布。

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要消失在空气里了!”“王耀一定又要为你哭的死去活来了!”“阿尔弗雷德一定又要为你献上加州的向日葵了!”

伊利亚睁大眼睛,“你凭什么造谣…!”

“什么造谣?我亲眼看见书上白纸黑字的写着: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

伊利亚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苏解不能算是我的忌日!…本家规定了,苏联是大家庭,大家都生活在一起,沙苏露同体。二三次怎么能混搅?”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还有王耀同志继承我的意志”,什么“俄罗斯不会死”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四周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原创短(?)篇】Dawnstar,history and madness (上)

与 @左璨 

合作的一篇搞事文,更新薛定谔,可能会坑

au,“假如某冰夜混血念力龙他不存在”
 (蝴蝶效应 设定,
 未来向庇利亚,庇利亚潘塔拉和平外交。
 黯逐雪苍不存在,
 石匠不存在,荆棘嫁六爪,
 沙霓是纯血,定名碧特尔(Beetle)
 夜翼龙没有离开龙爪半岛或失去能力。)

标题另类解读: 晨星:历史与疯狂

有埋梗,原著龙物隐藏出场。

叙述者为左璨的丝之翼oc梅弗莱

有自家oc和阿左oc出场。
 首发贴吧。
 (很好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谁了)

ps.如果“晨星”哪个描写让你感觉熟悉,请不用怀疑。

——————————————————

如你所见,我是梅弗莱(Mayfly)。

我今天经历了我龙生里可能是最诡异的一天。

眼下我正咬着笔,思考我该怎么把这诡异的一天见闻写成一篇比较正经的新闻报告。

Well,也许我应该从头开始。

当我站在那条神秘的龙的门外时,我过去几个小时所积累的勇气似乎都消失了。

..........

 “梅弗莱,”子夜(Midnight)关切地望着我的眼睛,“你记住,你是一个记者,不是去作死的,我们并不清楚她的精神状态是否能接受采访,你也听说了姬蜂(Ichneumon)发生了什么......”

“被卷轴和墨水袭击,”我说,“就她的脾气而言,没有一条精神正常的龙能够忍受她的采访,放心啦,《可能镇报》很快就会有一篇引龙注目的报道了。”

“但是我的神视——”

"我会没事的,只是去采访条精神可能不大正常的龙而已,我以前可干过比这还危险的事情呢,别担心啦。"

...........

是的,我要去见一条精神可能不大正常的龙,而这令我紧张。

我只听说过没有龙知道她是从哪来的。

她是条混血龙,在眼下的庇利亚,这并不是太稀奇的事,虽然混血极为少见,但也不是没有。

对于现下和平时代的庇利亚来讲,有了玉峰学院可能镇这样的各种族混居的地方,让来自不同种族之间的龙相识和相爱变得容易多了。

比如我们工作小组的冷雨,她就是一条冰雨混血。

并不是我有多么想拿她举例子,但是冷雨绝对是个奇葩,她完全不是条正经龙,比如说那次她把一缸电鳗——

咳咳,我扯远了。

让我说回我们这位神秘龙,据说她不久前——在战争结束后半年左右——出现在玉峰附近,失魂落魄,到处询问现在是烈火纪多少年。

这可有点奇怪,不是吗?

一位当事龙,海贝,在接受姬蜂采访时回忆说:“她瘦极了——三月在上,她简直就像是一条纯靠骨头组成的龙,深陷的眼窝还有那鳞甲下清晰可见的肋骨——她可把我吓坏了。”

说到这里,蓝绿色的海之翼忍不住伸出一只手爪抹掉鳞甲中渗出的冷汗。

“她声音很沙哑,”海贝描述道,“她开口问我现在是烈火纪多少年的时候,我感觉听到爪指划过砂纸的声音,她听上去好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还有她的眼睛——深海的巨蛇都没有那样一双眼睛!那样深邃的黑暗!"

姬蜂回忆说,海贝说到这里时声音颤抖。

“我毫不怀疑她想杀了我,那双眼睛里透出的是真实的疯狂……我告诉她了,烈火纪一五一二年,你应该看看那一刻她脸上的表情,不可置信和痛苦,她的脸是扭曲的。”

至于之后发生了什么,海贝拒绝再提供更多信息,她甚至提醒完全不知道畏惧为何物的姬蜂,告很诉她不要去试图采访这位神秘龙。

“你不应该去,”海之翼曾经真诚告诫道,“她的灵魂白得像沙。”

(这是个很奇怪的比喻,我不得不说。)

那姬蜂呢,我自大而偏执的挚友,她能听得进去海之翼真诚的劝告吗?

她当然不能。

姬蜂花了整两天的时间找到了神秘龙的下落,让我非常震惊的是,她就在可能镇。

是的,可能镇西北角的一座完全不起眼的小屋,今早我还亲自站在她的门前,看着可能镇早晨热闹的街景。

姬蜂回来的时候是一瘸一拐的状态,她红橙色的鳞甲沾满了红黑墨水,子夜尖叫了一声,“天哪姬蜂,你这是要被谋杀了吗?”

“不,”蜂之翼翻了个白眼,“那只海之翼说得有一句对了,她的确不正常,不,她没打算谋杀我,至少不是用爪牙和匕首,而是卷轴和墨水。”

姬蜂选择对她如何惹怒了对方这件事闭口不提。这个行为看似没有什么问题,却将我的好奇心激起,丝丝缕缕,汇集成一条足以将我淹没的河流。

在我坚持不懈的试探下,姬蜂终于同意告诉我地址。

“梅弗莱,”蜂之翼黑色的眼睛注视着我,“听我说,你一定要当心她。”

“哦得了吧姬蜂,你听上去就像故事里神神叨叨的疯子先知,‘你要当心,因为会有正义的卷轴和墨水从天而降砸在你头上’——”我开玩笑道。

姬蜂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祝你好运,梅弗莱。”

现在回想起那个笑,我就忍不住想要打死她。

——TBC——

各种瞎扯碎碎念,占tag致歉

我自称吃无差,不all某龙或某龙all(绝不接受那啥意味的all月)

但是我发现自己逐渐偏向砾all和all黯(?)


爆言:为什么有(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是肉直到咳咳为止)天雷滚滚wof肉居然会写星月日三角的3p??!!我TM瞎了


(奇砾真的在多数cp里都是攻.....

比如砾龟,砾冬,砾月,砾博(奇砾/恩博)...

为什么??)


我一直以为我吃的是黯月,结果在一次和某左的无证驾驶时发现我又逆了主流(?)CP.....月黯是个什么恐怖北极圈,我快要死了....


(说实话老黯真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cp,比较火的黯瞳和读心就不说了,

比如法顿&黯逐(好吧我吃这一对),

明日视&黯逐(什么鬼?!?)(这对甚至连小/黄/图都有了.....),

赤嘉丽&黯逐......)


”国外cp名肯定是为了好听不是谁在前谁就是攻。 “想吃砾冬却吃了一嘴冬砾的子夜如是说。

不然难道要all黯吗,他几乎什么cp都在后面...xxstalker什么的...


b10出来后,老黯几乎每天都有新死法(bu)

真的缔和和草莓不好吗,非得要死更多龙你们才开心吗

虽然我也不是那么同意这个解决方案就是了


我找到那幅星月日三角的图了。

实际上我觉得月选择奇砾不是ooc...

b10崩的哪里是月,明明是冬和黯啊...

但是还是很心疼寒冬就是了

(小声bb一句,我看b6的时候就感觉Moonbli可能要成,但是读心和砾冬蒙蔽了我的眼睛....女王都预测错了这个真的是有趣

b10出结果时我其实没啥太大反应。

因为很确定读心砾冬绝对不会成,然后砾月是我很喜欢的cp,所以几乎cp全中


砾冬(或冬砾,管他呢)的粮DA上真的超多啊...

真的没有哪位大神产点粮吗.....


我,吃全世界都不吃的cp,逆主流cp(痛哭流涕)



好了我不扯了。

顺带为占tag感到抱歉。



【日常沙雕】自爆黑历史

三月在上我还写过这个鬼东西……

【】里的内容表达我对自己的讽刺。

有修改。 h

CP问卷

1、你的常用笔名是?

苏九一

目前主要创作的CP是?

WOF读心组(黯逐&望月)。

 
 

2、你萌这对CP多久了?最初是因为什么萌上的?

八个多月。【当时的我真是年轻】

他们第六本的相处模式特别萌。

 
 

3、分别描述一下你笔下的CP双方性格

【反向和逆向是我个人用的词,表示ooc类型(×)】

 
【言情ooc】黯逐:

腹黑还傲娇,说话讽刺,保护欲特强,出乎意料的温柔,愿意为月做任何事,对月的感情不(shi)清(fen)不(qiang)楚(lie)。

[只是始终放不下清瞳]


反向黯:

一心堕入黑暗,不再回头,月是他唯一还在乎的龙,近乎病态的占有欲。[其实是把月当清瞳看待了。]

逆向黯:在乎月,对过去有负罪感,希望赎罪,却总是会失去最重要的东西。

 
 

望月:温暖又活泼,正义感满满,会因为黯逐的撩而害羞,坚持"任何龙都有好的一面"。单纯地在(xi)意(huan)黯逐。


反向月:

对黯逐的感情混乱,分不清爱与恨,绝不会原谅欺骗,控(zhan)制(you)欲(yu)极强。


逆向月:

冷静而镇定,假装自己很了解一切,其实内心十分迷茫,对友情和亲情的失去有强烈的在乎感,和黯逐是一种超越友情的关系,但并不能算是爱

 
 

4、贴一段你笔下CP原著背景的相处模式?

【过于ooc,大概就是个月和幻像黯的对话】


你已经死了!她在脑海里喊道。

眼泪无法控制地流下来,她翻身,死死咬住被角。

你已经死了,黯逐!现在和我说话的你只是我的一个幻想罢了!

真的吗?他问道,还是说那只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5、贴一段你笔下CP架空背景的相处模式?

 
 【太ooc已打码,有空重修】

 
 

6、说说你打算写或还没写完的脑洞

 
1.Devil of Forest (恶魔之森) 。【已坑】


原著,时间线修改向,腹黑心机月&不正经黯。

 
他在黑暗中等了那么久,才遇见那只命中注定的小龙。


但是,三月要跟他开一个巨大的,绝望的玩笑。

 
2.The Darkest Night (最黯之夜)【已坑】


其实不能算脑洞,但副cp是读心


 
7、最后对你爱的CP说一句话吧~


十个读心八个坑 ,一为幻觉一虐心……


我希望我能为他们提供甜 ,而不是两千米的大刀【坑】。

 

我知道我可能只是扯....

但是这个巧合让我害怕...

为了找出一个适合黯逐的神话故事,我一直在查各种资料,然后看到了吧里玖壹 这位的分析。

巨狼芬里尔的故事,如这位玖壹所说,真的让我越看越像.....

芬里尔(Fenrir,古诺尔斯语意思是“沼泽居住者”),是北欧神话中的巨狼,火神洛基和女巨人安格尔伯达的第一个孩子,尘世巨蟒耶梦加得和死神海拉的大哥,被人们视为“摇动大地的魔物”。

Something is coming to shake the earth .

靠,图伊真的是.....


我死了多久(?)
我流ooc Ds拟人
非常辣眼睛。
我爱黯爷
一个人一个画风(?)
大概是 子黯→若黯→青年黯→夜君黯 这样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没有缔和
这是催化剂为草莓的可逆反应(什么)

Heart of Star 星辰之心(草稿未完)


看完73了,实名抑郁。

决定带着(并没有码完的)大刀来报复社会。

是给好友  @文离 的宝国oc,石灰石莉穆 & 大理石玛波尔 的文。

发生在sparkling正篇(未发布)后,属于月版番外(安特洛登月au)

灵感及引用部分来自《丹柯》

————————————————————————


“这是什么,莉穆?”
那东西坚硬而深黑,从莉穆的断口透出蜡状的光泽,我不禁认为此刻我可以把它比做一颗遥远的星辰。
莉穆安静地笑了笑,用支离破碎的右手指了指那块物体。
“这是燧石,玛波尔,石灰岩的内核,”她雾色大海般的眼睛对上了我的,我在她眼中看见星辰的幻影,“你也可以像古代生物一样,把它称为——我的心脏。”



……


暴风雨中,我似乎看见莉穆举起那星辰之心,火光照亮了她的脸,还有她的微笑。
就像她给我讲过的古代生物书里的勇士丹柯那样,她举着燃烧的心脏。
她的心燃烧的得跟太阳一样亮,而且比太阳更亮,高高地举起她那颗燃烧的心,给同伴们照亮道路,自己领头向前奔去。

“在那边,在他们的后面,在林子的上空,还有雷雨,可是在这儿太阳发出了灿烂的光辉,草原一起一伏,好像在呼吸一样,草原带着一颗一颗钻石一样的雨珠在闪亮,河面上泛着金光……黄昏来了,河上映着落日的霞光,显得鲜红,跟那股从丹柯的撕开的胸膛淌出来的热血是一样的颜色……”

她朝着我微笑,眼中满是星辰的幻影。
月人的箭矢如雨向她扑去,她在我的眼前,碎成千万块雾蓝色的光。
那燃烧的心脏悄然落地,带着蓝色的火星,一路朝我滚来,停驻在我的脚边。

我伸手拾起它,庄重地捧在手心,然后,我将莉穆的心脏装进我空空荡荡的胸膛。

我能感觉到那颗心在我身体里燃烧着,温暖我冰冷的身体。
我似乎看见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而莉穆燃烧的心脏在我体内闪耀着,像一颗亘古不变的,永恒的星辰。
我微笑着,向敌人挥起了长剑。

倒下的那一刻,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抬着头,看向头顶的天空。
蓝与紫在我眼中汇集,万点银光模糊了我的视线,夜鸟的悲啼遮盖了我的听觉。
但我依旧能看得到,看得到莉穆的眼睛,那雾色大海般的眼睛带着笑意;我依旧能听得到,听得到莉穆的声音,那温和如风的声音唤着我的名字。

她说:
玛波尔,你看到了吗,云仍旧缓慢地、寂寞地在天空飘移。
玛波尔,你听到了吗,海发出了低沉的、忧郁的喧响。

玛波尔,这是我的心脏。

我说,是的,莉穆,我看到啦,我也听到啦,莉穆。
莉穆,这也是我的心脏啦,你看见了吗?


End


#魔女集会# 时光逝又逝

混乱的碎片式文体

一直都想尝试的性转黯&月,拟人化。

第一段来自于萨福的诗歌。

————————————————


月已没,七星已落,时光逝又逝。

暮色里,我仍独自一人。

而晚星,带回了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从前有一个魔女,她在雨林散步时捡到了一个孩子。


雨林的季节,很难分辨。

可能是因为她活了太久吧,也许又因为雨林一年到头都是同样的炎热多雨。

但是她想,若在云爪山脉,那应该是个秋日,天高气爽的秋日,有湛蓝的天空,纯金的阳光,还有如丝的白云。

那天她在雨林漫步的时候,捡了个孩子。


那个孩子很可爱,夜黑色的发丝,漂亮如翡翠般的眼眸,眼角还有银色泪滴般的胎记。

唔,和她自己一样的胎记。

这孩子具有双月的祝福,不但是读心者,还能预知未来。

就像她一样。


女孩很安静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孩子?”

“我的母亲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我在等她。”

胸口有一丝丝痛。


“但是你母亲她,不会回来了啊。”

…………

“只要他们还劫持着我母亲,那一天就永远也不会发生。”

…………

“我只是想恐吓他们,让他们把她送回来。”

…………

“我不想让它告诉我 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

“母亲,已经死了。”


啊,她陷进过去,陷得有点深了。

绿眸的孩子睁大眼睛看着她,脑海里满是惊愕的思想的漩涡。

她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她自认为很温暖的笑,伸出手去:

“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是个特别而奇怪的女子。


在雨林散步的她捡到了年仅七岁的我,然后便和我居住在云爪山脉的玛瑙山,直至我十五岁那年。

她是个和我一样的读心者,预言者。她是魔族与人类的混血,有念力的血脉,但是早已随她保存念力的卷轴一同失去。

她教会了我控制自己的能力,还曾经异想天开地测试我是不是念力者。

而我当然不是。

她还是没有放弃过这个奇怪的想法。

她说着过去自己是多么的聪明,想得到别人想不到的保护灵魂的办法,说着如果发现我是念力者,一定要教我如何控制念力,然后避开着我的绿眼睛,悄声地喃喃自语着 “如果当时不这么做,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的话。

她笑的时候很好看,美丽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但是那双眼睛永远都是黑暗的深渊,看不到底。

我曾经想过偷偷地窥探她的脑海,结果却被卷入了幽蓝的洪流。惊恐地从悲哀中挣脱的我居然没有被她发现,刚刚在庆幸,却在眼角余光中看到一滴银白的月光划过她的脸庞。

她只是太悲伤了。

但她面对我的时候,总是笑着的。

总是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内心深处的痛苦与悲伤却被深深埋藏。

这样,很累的啊。


在她贮藏旧物的地方,有一只月长石手镯,洁白的宝石闪着蓝色的光芒,仿佛泪水凝结而成。

那手镯上的铜线已经断掉了。

当时年纪尚小的我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留着一只坏掉的手镯,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那是得不到又无法放弃的挚爱的遗物。


………………

那些都过去好久了。


现在我已经成年,而她永恒的生命也永远定格在十八岁,不,是两千一十八岁。


我失去她了,时限是永远。


她教过我的那些我最终还是没有学会,念力这种东西也从来没有出现。


不过,我不再是独自一人生活了。

我有了伙伴们。

虽然来自不同的种族,但是我们还是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我还会……见到她的吧……


Nevermind, you'll find someone like me.

Of course , I will.


……………………


“不要再看了,孩子,这只是我破旧的卷轴里的一个没有写完的故事罢了。”

黑眸的女孩拿着残破的卷轴叹了口气,“可是我很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她意犹未尽地将卷轴递给了女子。

绿眸的女子微笑着掖了掖女孩的被角,伸手把灯关上。

“晚安,缔和。”

“晚安,月。”


后来啊,魔女捡到的孩子长大了。

她在雨林里,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有一双漂亮的黑眼睛。

与魔女一模一样的,黑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