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无授权渣翻】我发誓(六爪&荆棘)


这是一对邪教,我知道,但是他们好啊×

大概是沙霓的cp滤镜(?)的问题,我在不明真相之前一直觉得这对真的很不错(喂,烛光和石匠绿了×)
(手机老福特抽了,链接放不上来,只好发在评论里了)
————————————————————

她的项链只是一件漂亮的小装饰品,是用铜和月长石做成的。然而,每当六爪看到它,他就觉得好像有冷爪子勒住了他的喉咙,扼住了他的生命。

他爱她吗?他看得见她在中午的光里时,在她的翅膀下有地平线吗?他知道她有多聪明、多勇敢、多了不起吗?他爱她的勇士的灵魂吗?还有她什么事都不怕,什么龙都不怕?她的笑声能使他的心跳停止吗?

 他爱她,就像我爱她一样吗?

夕阳在沙翼国里那遥远而孤寂的原野上显得格外灿烂。渐渐地,炙热的太阳在沙丘下缓缓落下,突然间,沙漠的天空被绘上了世界的所有颜色。金染成了淡紫色、紫色、深红,又染成了一千种没有名字的其他色彩。

但是六爪的眼睛只注视着她。

“石匠变了,”荆棘坦白道,声音有点刺耳。她是一个战士,一个领袖,是他所认识的最强壮的雌龙。看到她表现出的悲伤,他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被撕裂了。

“他现在有些不一样了。他不是我爱上的那条龙,不再是了。也许是因为他有念力。他们说,过度使用自己的力量会让他们失去灵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他……”

她的声音消失了。

六爪努力保持他的声音稳定,控制他的怒火。“他…什么?他做了什么?”

荆棘只是虚弱地摇了摇头,越过朦胧的沙丘,把目光移开了。

暮色深沉地降临了,最后几缕紫色的夕阳从西边的天空中渐渐消失了。

沙漠里的夜晚很美,很安静,但六爪却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他面无表情,但他的头脑像沙尘暴一样狂怒,无数的思想在旋转,在狂怒中旋转。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虐待荆棘,那只我爱的龙,那只我愿意为之献出生命的龙?我会为她而战。我愿意为荆棘而死,也乐意为此而死。但她选择的是石匠,而不是我。为了赢得她的爱,我愿意做任何事,牺牲任何东西,而他却敢把它扔掉。

“我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荆棘低声说,终于打破了沉默。

她苍白的鳞片在渐浓的暮色中像铜一样闪闪发光,一颗珍珠般的泪从她的嘴吻边滴了下来。

“那就离开他。”六爪说,他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离开他,永不回头。”

和我一起回蝎子窝。

你应该得到更好的。

“我会对你更好。”

荆棘不敢正视他的眼睛。“这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什么意思?”

她沉默了,闭着嘴,眼睛望着远方。

“荆棘?”

真相突然冒出来了,像刀一样扭曲的词语涌了出来。

“我怀/孕了。他的小龙。我…我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很抱歉。我很抱歉。”

六爪盯着她,目瞪口呆。

他的鲜血咆哮着,但他的头脑却像沙漠的天空一样一片空白。冰冷的魔爪缠住了他的喉咙,他忘记了如何呼吸。

他……小龙……不…一切都是静止的,然而他却感到整个世界都在崩塌,在他的周围倒下。小龙。

她不是他的,他意识到太晚了。

她永远不会是他的。

一个伴侣,一只小龙,一个深不可测的深渊在他们之间伸展开来。

他们并肩站在沙滩上,可是她却有地平线那么远。

“六爪?”荆棘喃喃地说,伸出一只试探的爪子给他。即使在痛苦中,她也很美,美得令人心碎。在她惊恐的眼睛里有疑问。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害怕。

作为回答,他抓住她的爪子,紧紧地抓着,用六只爪指抓住。

不,她不是他的。但他永远是她的。

“我向你,向你未出生的孩子,向天上的月亮发誓,”六爪低声说道。

“我以我的生命发誓。我不在乎石匠有多厉害。如果他伤害过你,或者碰过小龙身上的一个鳞片,我就杀了他。我发誓我会找到办法的。我要把他的心交给秃鹰,把他埋在沙土里。我跟你打过一百场仗,我还要再打一千场。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

因为我还爱你。我永远都爱你。

荆棘没有回答,只是举起另一只爪子,轻轻地放在他的脸上。六爪靠近她,闭上了眼睛。

高空中,夜晚的第一颗星星闪烁着生命的光芒。

六爪吸气,呼气。

他感到脚下是沙漠中的沙子,远处是夜空,身旁是她的温暖。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