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无授权渣翻】风 (葛萝瑞&海澜)

看到一只与王位关系不大的龙继承王位,有时是令龙沮丧的。

当然,我是这么轻松地看待这件事的。

毕竟,你是我的朋友。

当然,我是说,我妈妈是女王。我应该成为下一位女王。但我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看起来像我的妹妹可能会取代我的位置。我的内心深处也有个小小的声音在低语:“你真的想当女王吗?”

当然,我至少得表现出我想要当女王的样子。你可能会说,我就是这样。我想我的朋友们只是想让我有时大声咆哮着说王位应该是我的。这样做也有点烦。但他们眼中的娱乐是值得的。

不过,我现在可以把女王的事放在一边了。
但是想想你,想着你是如何如此轻易地登上王位的。

是的,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理由,现在你在修复部落,让他们不那么脆弱。

想到这些让我有点沮丧。

想到这让我很沮丧,因为我想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它无形的一面。你很容易就得到了王位。

我变得更加沮丧,因为我没有对你感到沮丧;因为不知什么原因,我不能生你的气。我想,我真的想。

我想保持我强硬的性格,偶尔和别龙谈论你,就像我和其他龙一样。但我不能。

“嘿,海澜!”

当有龙喊我的名字时,我的思绪就像脱缰的野马,我回头看了看,有点恼火,因为有龙觉得有必要打扰我。

我看见克雷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什么?”我打趣道,当他被我的反应惊吓到,眨了眨眼时,我感觉肠里像有只小虫子。

“我想知道,你有没有看到大尾?”

看起来他又在做无声的出勤检查了。

我指了指一个角落,那里的夜翼龙正在戳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生气。

克雷说了声谢谢,笑了笑,然后匆匆离开,大概是为了找别的学生。

我叹了口气,朝通往外面的隧道走去。我凝视着窗外,看着午后的灿烂阳光慢慢渗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寻找着沙霓,星飞,或者克雷。

他们都不在视线范围内。

他们肯定不会注意到我出去一会儿?只是做一个快速的飞行,这就是我所需要的。做点什么让我头脑清醒。

当我展开翅膀的时候,我又听到有龙叫我的名字。这次是沙霓,她匆匆走过来。

“你在干什么?”她问,看起来有点紧张。我知道我真的应该留下来帮助建设学校,她的凝视几乎说服了我……

“我只是需要出去一下。清清脑子。”

沙翼龙点头表示理解,“好吧,听起来不错。尽量不要离开太久。”

我知道这种感觉,我以前感受过。但那次我没有意见。

而这次不同,好像我自己都不同意自己……然而,我就是觉得不舒服。

正是这种感觉让我紧张,因为我了解你。我知道你的行为和别人不一样,你有点不可预测。

而这困扰着我。

你不像克雷,他通常都很友好,随时准备说出自己的想法,尽管他可能有点笨手笨脚,还会打断一场争吵。

你不像星飞,如果你提到某件事,他会准备给你做冗长的演讲,需要他的时候,他会躲起来,什么都能吓坏他。

你也不像沙霓那样幸福、欢乐,但却出奇的坚强。

你在另一个层面上。

我至少可以说几个基本特征。

你爱挖苦龙,很容易惹别龙生气,如果有龙伤害了你的朋友,你就会打他,你还是个伟大的女王。但你的另一面让我害怕。

你怎么能毫不犹豫地轻易杀死一条龙。

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但这只是你能轻易执行的事情。有时候,你看起来想做,但又做不到。

你真让龙困惑。

这让我想躲起来。我担心这些感觉,我怕你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

你喜欢他。我可以看出来。

你不能总是把感情藏得很好。即使你保持坚忍,你的鳞片上也会有一点深红色。

你是如此不同,你一点也不像锐涛。

风刮起来了。

乌云笼罩着天空,威胁着要把里面的雨全都降下来。

我皱起眉头看着它们。我心中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一场潜在的风暴可能会使我的目标偏离轨道。

至少我会试着去那里。

当暴风雨把我摔倒在地,阻止我再往前走的时候,我就会停下来,如果必须的话,我就步行。

当我环顾四周时,很难想象在这之前一两个小时是晴天。太阳把它奇妙的光线洒得到处都是,加热了空气。

第一滴雨滴溅在我的鳞片上。我怒视着它,加快了速度。雨林上空的云更黑了,看上去我无法逃脱它。

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动。

风拽着我的翅膀,想要把我甩下去。当我集中精力在路上时,我没有注意到雨开始加大了。当我终于注意到这一点时,我发出了一点嘶嘶声。

冰冷的雨点刺痛着我的鳞片。

我很想着陆,躲在一棵树下。

不,一个声音低声说,继续飞。

所以我一直飞到我的翅膀不能再带我飞下去为止。

有一刻,一切事物似乎都站在我这边。

我正朝着雨林的方向前进,狂风把我吹得喘不过气来。

然后风向改变了。

我被风扔向地面,重重地摔在地上。

风吹来的所有动力突然把我扑倒在地。

你是不可预测的,危险的,容易因一时兴起而改变。

而我无法预测,无法预测对方何时会突然改变。

当你认为他们可能改变时,他们不会。

当你认为一切都很好时,他们就会突然改变。

这就是你。

所以我想我可以说,你就像风,葛萝瑞。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