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无授权渣翻】沙落 Sandfall

最近突然喜欢上了Whiteout。

但是关于她的文章都太过美丽,

我这种垃圾水平翻译不出……

 
Sandfall

雪苍——Whiteout

寒极—北极—Arctic

黯逐—幽灵—Darkstalker

若思——Thoughtful

唯警思女王——Queen Vigilance

均采用隼翔大神译制《黯逐•传奇》里的译名。

(雪苍的官译好像是白蒙?

唯警思女王好像又译夜戒女王?

不管了是谁大家都懂)

——————————————————

 
 

众所周知,满月赋予异能,更多的满月意味着更多的异能。雪苍相信这样一种理论,那就是,三轮满月之力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它们发出的光会超出时间的界限,把感知的碎片溅到夜晚附近孵化的龙身上。

 
 

大家都认为她没有异能,认为那个理论只是一个迷信的谣言。但是,他们的不相信并没有阻止雪苍去感知他龙心灵的背景嗡嗡声,模糊的情绪云总是存在于一切事物的背景中,有时这些事物会激化成瞬间的洞察力。这并没有阻止她瞥见未来的前景,在半个多的时间里冲刷着她的心灵。它们从来不像幻象或预言那样耗费精力,而且她也不像某些龙那样梦见它们——它们只是觉悟,不是思想的思想,像反射月光的宝石一样吸引她的目光。

 
 

雪苍从记事起就知道哥哥会爱上清瞳。清瞳是一位在超级月亮下破壳而出的先知,她的灵魂在明亮的蓝色阴影中歌唱。在认识清瞳之前很长时间里,她已经在她脑子里同她建立了一点友谊。

 
 

当她一岁半的时候,她就知道哥哥总有一天会做出可怕的事情,他会射出一缕灼热的光,打破黑夜的意义。意识到这一点后,她虽然看不出会发生什么事,但她还是感到些许安慰,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是目标。没有紫罗兰般的生命洪流,只是一种附带的心碎。当她看到灵魂量器并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时候,她知道有一天白沙将远远超过黑沙。

 
 

一天早上,当她大一点的时候,雪苍意识到她的母亲不会回来了,她会留在这片冰冷的土地上,跨越生命与死亡的界限,度过许多年。这一瞥抓住了她的心,扭动了一下,动脉绷紧了,撕扯着,给她带来了绝望的,无尽的呼喊。

那之后一片阴霾,她隐约记得寒极对她大喊大叫和牢骚满腹,但是此刻除了她自己的绝望外,什么也不重要。最后,哥哥来了,即使她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沙子变白了,雪苍也松了一口气。

世界回来了,就像一条缓慢流动的河流。

 
 

他拥抱着她,然后她又瞥了一眼,这一眼带着一种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在她的生活中只有一次感受到的距离感。它离得很远,很远,很远,但是在它的尽头母亲还活着,哥哥也一样。

冰在她周围融化,陆地在波浪下沉没。

 
 

歼敌与黯逐重逢了——但是结局如何呢?

 
 

她告诉了他,哽咽着说出了她的预言,后来她好奇她是不是当场就为他开辟了龙生的道路。

 
 

若思在她的生活中是一个很好的影子,一只爱她的龙,分享她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他和她一样有着丰富的色彩和情感,当她的演讲转向复杂的隐喻时,他能理解,而这些隐喻只有她以前才能理解。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陪着她度过这一切,帮助她度过新的一天。她也知道父亲会试着把它们分开,切开她,取出她心贴在若思身上的柔和的白色,贴在一个冰翼贵族身上。

 
 

但这不是注定的。

虽然如果是的话可能会更好。

 
 

当她从咒语中挣脱出来,白色又回到了正常的联系中,她感觉到哥哥身上的沙子开始比以前更迅速、更猛烈地变白。当他们飞回家的时候,雪苍知道父亲的道路,以及她所知道的生命之路,即将走到尽头。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们都能回头,但,唉,现在的这条路是雪崩,咆哮着冲下陡峭的山坡,除了等它停下来,没有别的办法。

那天是她最后一次再见到他们——不管怎么说,以她的眼睛。寒极的雪崩在一个公共舞台上以一滩可怕的蓝色结束,随后清瞳和黯逐很快就飞走了。她只剩下若思,当他们哭泣时,雪苍想知道,从万物中涌出的那股森林绿色的洪流是否会停止。

 
 

当夜翼龙们一起寻找新家的时候,雪苍大部分时间都在若思身边度过。有时,其他的龙会靠近她,嘲笑她,告诉她,她像哥哥一样邪恶,若思对她的爱是愚蠢的。她尽力不去理会,若思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缓和局面。

 
 

但是一个疑虑开始吞噬她——如果她能阻止哥哥但是她开始怀疑——如果她能阻止哥哥的沙子变色呢?如果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呢?

哦,好吧。无论如何,为时已晚。

 
 

新的夜之王国建在北海的一个火山岛上。

它比以前的王国冷得多,烟雾弥漫天空,被肺吸进。

唯警思女王确信未来不会有先知,没有读心者,也没有念力龙。

大多数时候,她和若思呆在他们的洞穴里,一起画画——他把所有的玻璃吹制设备都留下了。

当他们的小龙破壳而出时,雪苍看到了她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远景。

 
 

她的一只小龙,小极光(Aurora),将会有一只念力后代。这将是一个新的时代——他们可能一开始不得不保持沉默,但迟早环境会变得如此恶劣,以至于会受到欢迎。

然后,有一天,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极光的一个远方后代会生出一只小龙,身上的鳞片像金子一样令龙惊喜。

当不合逻辑的光照在沙漠上时,那只龙会拯救整个庇利亚。

 
 

雪苍微微一笑。一个美丽的冲击即将来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