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无授权渣翻第四弹】与我共舞(葛萝瑞&死亡使者)

与我共舞
——————————————————
雨翼女王在地板上踱步。
一切都没有按计划进行。
“会很好玩的!”她的朋友们说。
“这会表明他们都是朋友。”红树指出。
葛萝瑞屏息诅咒,把她的脚爪拖进了她身下的树林。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办了一个聚会,为夜翼族和雨翼族。她很喜欢荆棘因为一些重要的原因开派对,所以决定试一试。
焦虑的绿色和烦恼的橙色在她的鳞片上闪过,但是她深吸了一口气,让美好的想法充满了她的脑海。她的鳞片色彩扫清,变成了闪闪发光的金色。
这本来应该是两个部落握爪言和重新开始的庆祝活动,但到目前为止,每只龙看上去都感觉不舒服。
她不得不走到外面呆一分钟。
死亡使者的头从树叶上探出来,紧张地朝她咧嘴一笑。
“准备好了吗?”他问道。葛萝瑞叹了口气。
“当然准备好了。”她咕哝着,跟着她的同伴走了进去。
这是雨林中最大的树叶小屋之一,但气氛很浓。
几罐萤火虫排列在墙上,发出了充足的光线。一面墙上摆着一张水果自助餐的桌子,克雷正坐在那里,试图把他的脸颊塞得满满当当。海澜就在另一个角落,让雨翼龙们感到紧张。
雨翼乐队用滑稽的木制乐器演奏出柔和的曲调,灰色和海军蓝的颜色令人沮丧。夜翼龙和雨翼龙在彼此相对的墙壁边排列,彼此喃喃自语,偶尔也对着另一个族群投去恐惧的目光。没有龙碰过食物(除了克雷),乐队的一个成员睡着了。
“好吧,你知道怎么开派对。”死亡使者咕哝着,这让他鼻子上挨了一拳。
他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地拍了拍下巴,然后啪地一声拍了下爪子。“我懂了。”他跑向一个差点心脏病发作的乐队成员,对他耳语了几句。他点了点头,他的团队开始演奏一段缓慢而优美的旋律。
死亡使者跑过去抓住了葛萝瑞的手爪。
她立即扯开他。
“你在干什么?”她朝他发出嘶嘶的声音。
“与我共舞。”
她盯着他,好像他的角着火了一样。
“我打你打得太狠了吗?”她问。
他微笑着把手爪递给她。
“这将缓和紧张局势。”他解释说,葛萝瑞犹豫了。
房间里的龙们在迷惑地听着音乐。
“我从未跳过舞。”她承认。她牵起他的手爪,他咧嘴一笑。
“让我们一起学习吧。”他说。
两龙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他们随着音乐轻轻摇摆。葛萝瑞和死亡使者模仿着对方的动作,翼梢触碰,绕圈行走。
紧张的咕咕哝哝的龙们紧张地走出他们的舒适地带。
莲雾随便扯了一只夜翼龙,刚开始对方差点把他的头咬下来,然后开始和她跳舞,模仿着葛萝瑞和死亡使者的动作。
慢慢地,每一只雨翼龙和夜翼龙都成双成对地和女王一起慢慢地摇摆着。
然后音乐变快了。
葛萝瑞和死亡使者互相环绕,与音乐合拍。然后死亡使者开始尝试。
他舒舒服服地俯身在葛萝瑞的翅膀下,从她身后过来。她抓住他,旋转着,她的鳞片闪着金色与玫瑰色,像一条美丽的缎带。当音乐演奏得越来越快时,他们用优美的动作触碰翼尖,互相旋转。光明和黑暗在一个圆圈中旋转,在彼此的翅膀下掠过头顶。光明和黑暗盘旋着,在他们的翅膀和头顶上互相俯冲。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这种舞蹈的,但他们就是这么做了,他们继续旋转,变成了一个运动的漩涡。
他们没有意识到观众已经安静下来,他们怀着敬畏的心情看着音乐越来越快地播放着。
最后,到了乐器琴弦接近断裂点的地方,舞者们平静地展开翅膀,绕着对方盘旋着,然后飞快地分开,落在离对方眼睛不到一角距离的地方,气喘吁吁。
一阵惊愕的沉默。
接着,欢呼声响起,整个地方爆发出一阵掌声,雨翼龙和夜翼龙一样,肩并肩地站着。
舞者们鞠了一躬,葛萝瑞的翅膀尴尬地变成了粉红色。
海澜和克雷站在队伍的后面,克雷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海澜则带着一种勉强的赞赏。
“我们应该经常这样做。”死亡使者微笑着低声耳语。
“你想让我打断你的尾巴吗?”葛萝瑞咆哮道。
他咯咯地笑了。
“这才是我的葛萝瑞。”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