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薛定谔状态•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吃一切可以吃并好吃的组合
(一般是无差)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薛定谔状态,死活不明,随时诈尸(?)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魔女集会# 时光逝又逝

混乱的碎片式文体

一直都想尝试的性转黯&月,拟人化。

第一段来自于萨福的诗歌。

————————————————


月已没,七星已落,时光逝又逝。

暮色里,我仍独自一人。

而晚星,带回了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从前有一个魔女,她在雨林散步时捡到了一个孩子。


雨林的季节,很难分辨。

可能是因为她活了太久吧,也许又因为雨林一年到头都是同样的炎热多雨。

但是她想,若在云爪山脉,那应该是个秋日,天高气爽的秋日,有湛蓝的天空,纯金的阳光,还有如丝的白云。

那天她在雨林漫步的时候,捡了个孩子。


那个孩子很可爱,夜黑色的发丝,漂亮如翡翠般的眼眸,眼角还有银色泪滴般的胎记。

唔,和她自己一样的胎记。

这孩子具有双月的祝福,不但是读心者,还能预知未来。

就像她一样。


女孩很安静地看着她。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孩子?”

“我的母亲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我在等她。”

胸口有一丝丝痛。


“但是你母亲她,不会回来了啊。”

…………

“只要他们还劫持着我母亲,那一天就永远也不会发生。”

…………

“我只是想恐吓他们,让他们把她送回来。”

…………

“我不想让它告诉我 她永远不会回来了。”

…………

“母亲,已经死了。”


啊,她陷进过去,陷得有点深了。

绿眸的孩子睁大眼睛看着她,脑海里满是惊愕的思想的漩涡。

她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她自认为很温暖的笑,伸出手去:

“你愿意跟我走吗?”


她是个特别而奇怪的女子。


在雨林散步的她捡到了年仅七岁的我,然后便和我居住在云爪山脉的玛瑙山,直至我十五岁那年。

她是个和我一样的读心者,预言者。她是魔族与人类的混血,有念力的血脉,但是早已随她保存念力的卷轴一同失去。

她教会了我控制自己的能力,还曾经异想天开地测试我是不是念力者。

而我当然不是。

她还是没有放弃过这个奇怪的想法。

她说着过去自己是多么的聪明,想得到别人想不到的保护灵魂的办法,说着如果发现我是念力者,一定要教我如何控制念力,然后避开着我的绿眼睛,悄声地喃喃自语着 “如果当时不这么做,也许一切就会不一样”的话。

她笑的时候很好看,美丽的脸上露出迷人的微笑,但是那双眼睛永远都是黑暗的深渊,看不到底。

我曾经想过偷偷地窥探她的脑海,结果却被卷入了幽蓝的洪流。惊恐地从悲哀中挣脱的我居然没有被她发现,刚刚在庆幸,却在眼角余光中看到一滴银白的月光划过她的脸庞。

她只是太悲伤了。

但她面对我的时候,总是笑着的。

总是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内心深处的痛苦与悲伤却被深深埋藏。

这样,很累的啊。


在她贮藏旧物的地方,有一只月长石手镯,洁白的宝石闪着蓝色的光芒,仿佛泪水凝结而成。

那手镯上的铜线已经断掉了。

当时年纪尚小的我并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留着一只坏掉的手镯,但是现在我已经知道了。

那是得不到又无法放弃的挚爱的遗物。


………………

那些都过去好久了。


现在我已经成年,而她永恒的生命也永远定格在十八岁,不,是两千一十八岁。


我失去她了,时限是永远。


她教过我的那些我最终还是没有学会,念力这种东西也从来没有出现。


不过,我不再是独自一人生活了。

我有了伙伴们。

虽然来自不同的种族,但是我们还是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包容。


我还会……见到她的吧……


Nevermind, you'll find someone like me.

Of course , I will.


……………………


“不要再看了,孩子,这只是我破旧的卷轴里的一个没有写完的故事罢了。”

黑眸的女孩拿着残破的卷轴叹了口气,“可是我很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呢。”她意犹未尽地将卷轴递给了女子。

绿眸的女子微笑着掖了掖女孩的被角,伸手把灯关上。

“晚安,缔和。”

“晚安,月。”


后来啊,魔女捡到的孩子长大了。

她在雨林里,捡到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有一双漂亮的黑眼睛。

与魔女一模一样的,黑眼睛。


【你在说什么?】
【我说,你好,月,我的名字是黯逐。】

画了好久的b6剧情漫画(?)
是读心组拟人。 某黯向月透露自己身份。

这是我画过的最帅的黯爷拟人了。
没有之一。

很难看但我尽力了………我是个文手啊………画渣的哭泣×

(不要问我为什么黯有马尾辫,月是短发。
我只是觉得黯应该是长发,但散下来在我的画风里会比较像女孩子,于是就马尾。)

【我最后的沙雕】关于私设WOF相关

啊这个大概是最后一次更新。
以后再有更新一般都是自动发布的陈年老文。
这次放个大招(?)
一次性码出我的私设WOF相关。
日后再补充。
————————————————————————

关于第十册

蜜熊是腐女,而且提前看了剧本,并且给望月强势剧透。

蜜熊吃冬月沙三角,顺带吃英雄组,吃一切可以吃并好吃的cp。但是死烦迪秀这种强行凑cp的念力行为。

(如果那件事没发生,大概我会给她们俩凑一对腐女与拉郎配,大概两龙会相处的还不错。)

但是蜜熊打死也不吃读心组。

望月还是望月,但是很腹黑。

被蜜熊剧透之后月表示奇砾还是不错的,但是冬日暖阳略亮…寒冬啊……

望月:有时候我觉得我才是电灯泡……

(冬月沙三角,是最和谐的三角,

因为每龙都觉得自己才是电灯泡。)

至于黯逐……望月表示看过十一册剧本后更同情他了……

但是黯逐和望月只是朋友,很好的那种,好到连奇砾和许多读者都一度认为他俩可能要成一对。

当然tui不会同意的。

黯逐也是。

奇砾,没有看全剧本。

当事龙蜜熊坚称,剧本这种东西,是不能让主角看全的。

于是奇砾同学几乎全程靠的是高智商和主角光环,只有玉峰预言的部分是他看到的剧本内容。

当然,感情这种东西,他不需要剧本。

寒冬,几乎没有看剧本。

【蜜熊:后面剧情我没有让他看,因为我不想让他伤透了心。

望月:但是蜜熊,这样他会更伤心……】

于是小王子也是演技派。

当然,感情这种东西,他也不需要剧本。

佩丽尔和鼍特尔,剧本看了,台词背了,表现完美无缺。

各自的感情戏获得了一致好评。

因为他们都是真的感情。

鼍特尔决定兼职写剧本。

然后他的第一个作品让WOF圈炸了.

大神你还缺粉吗,可以挂翅膀上的那种?

然后他在蜜熊的鼓励下又写了几部,比如说《阴影之战》《深渊之歌》《潘塔拉风云》,最后以收官作《长诗三部曲》,虐了一波单身龙身心后,功成身退。

现与蜜熊佩丽尔等暂居玉峰,等第三系列开映。

黯逐,从头至尾没有看过剧本。

【第十本开演前:

黯逐:kinkajou,请让我看一下剧本。

蜜熊:不行,专横的国王陛下。】

幸好黯逐他本来就是演技派,前面各种全是正常发挥,加上望月的不断提醒,也没有出太大的问题。

月下自述和创造清瞳的戏,他是真的哭了。

【鼍特尔&望月&奇砾:

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

【子夜:不是演员(角色)的问题,是剧(tu)本(yi)的问题(烟),他们没法演。】

最后一段戏演之前,望月实在忍不住了,怕黯逐再脱离了tui的剧情,

(因为私设黯没有那么丧心病狂,而tui的黯后来都快疯了……)

直接跑过去怼他,念出“This is a chance to start over ”的同时把剧情和台词通过读心传给了某黯。

某黯会意,然后以相当高超的演技震惊了众龙。

缔和表演的很可爱,大家都很喜欢他,尤其是望月。

(除了某只傲娇冰翼小王子。)

大概 黯&月算师徒,月&缔算姐弟。

所有龙一致希望缔和永远也别变回去了。

当然黯逐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表示,当吃草莓做蛋糕正常谈恋爱结婚生子的缔和的生活,真的比 整天想着攻略整个庇利亚,复活清瞳和当全大陆的王的黯逐,要好多了。

黯逐实际上吃奇砾&望月,他不吃望月&寒冬,不吃。

 于是黯逐去了幕后区,去找那一帮领了便当的老角色们了。

聆森妮“比较友善”地欢迎了一下他,并表示太好了你终于死了。

黯逐:呵呵。

然后雪苍和若思还有一大家子成功证明了黯逐预言帝身份。

黯逐:呵呵×2

当然他没有见到清瞳或者寒极或者海靛。

因为清瞳正在潘塔拉拍十一册,而另外两龙不想见他。

虽然来说他应该不算是死了,但是现在看来tui应该是不会再让他再出场了。

于是他就愉快地吃草莓看剧本写吐槽,顺便吃一下荒漠明月,并为极地明月没有成功而感到高兴,然后时不时冒个泡,参演一些同人作品,提醒一下大家他还活着。

他独自一龙也很开心。

(真的吗?)

关于黯逐和缔和

缔和是比较单纯善良,但是会有一点黯逐的谜之腹黑,私设缔和在后来发现自己和黯逐的联系后开始微度黑化,有一种"世界将崩"的感觉,然后耳环事件后他就完全接入了黯逐2.0模式,朝黯逐性格发展。

两龙的性格是一模一样的。

私设缔和后期比较暴躁,和黯逐相比反倒是他更成熟,两龙经常互怼。

缔和经常有

“三月在上这家伙真的是活了两千年吗?”“啊啊你的总攻气场(?)呢?”“黯逐你是不是傻了”

的感觉。

当然黯逐心理年龄也就七岁。

缔和:(心累)

关于所谓拆cp

黯逐大概是单身了两千年。

(如果不算和清瞳相处的时光的话)

这使他有了很深的怨念。

他奉行不吃的cp一定要拆这个诡异的原则,

强拆(法顿&海靛),旁敲侧击(月&寒冬),

反正一定要拆。

三月导演给所有第二系列的参演者

(拟人化),都印了文化衫。

(这里主要列出玉翅组&某反派)

前面是形容词,后面是各自片名。

望月:Scroll Lover

(卷轴热爱者,望月喜欢阅读)

奇砾:Wing It

(这个是奇砾在b10里玩的梗,

我们是龙所以是wing it而不是do it)

寒冬:"Haughty Sniff"

(傲慢的响鼻,是蜜熊在b6里形容冰翼龙时开的玩笑)

他对此表示不满。

鼍特尔:Mad Prophet

(疯子先知,鼍特尔在b9里提到所有的英雄都去和大反派交谈了,然后说自己不想当一个疯子先知一样的角色。)

佩丽尔:Wings of Fire

(佩丽尔:
火之翼这种东西有必要印吗?而且和总片名重了,显得我很突兀……不过,我还是挺喜欢的。)

蜜熊:前面是I'm the Hero

后面是 Fierce Little Rainbow 。

(凶猛小彩虹,也是b10梗,奇砾对蜜熊的称呼)

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自己片子的,但是她对这身打扮很满意。

蜜熊:没错我就是英雄!我拯救了世界!

黯逐:King Bossy

(专横的国王陛下,来自于b9蜜熊被黯逐召到王座厅时的抱怨)

他差点把笑疯的主角团扔到潘塔拉去。

但是大家一致认为,他穿什么都很帅(?)。

缔和的是Strawberry

黯逐:【嫌弃】

【真相组】Smoke and Mirrors

老福特自动发布功能真的好使

只是沙雕短打。

ooc到潘塔拉。

是自名为真相组的冷cp

缔和(Peacemaker)&黯逐(幽灵/Darkstalker)
缔黯水仙是个好东西×

缔和有精分和抑郁症,黯逐有病(好像哪里不对)

最后一句莫名像埋怨是怎么回事x

——————————————————

这暗色的幽灵半倚在他的睡席上,安静地吐出一个个灰色烟圈。

他看上去那么真实,缔和根本无法相信对方只是自己精神分裂导致的幻象。

于是他将药片塞进嘴里去。

吞下药的一瞬间,世界似乎变得更加清晰,那些脑海里混乱的情绪稳定下来,其他色彩鲜艳的幻象都消失无踪。

于是他立刻转向黯逐,有那么一瞬间,他期待着对方不在那里。

但是对方夜黑的眸子也注视着他,身上的每一片黑亮与银白的龙鳞都如此清晰,他甚至还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他没有消失。

他还在那里。

他不应该存在。

缔和痛苦地捂住了眼睛。

“ ‘和平的缔造者’ 。

他听见黯逐的声音,对方的实打实的嘲讽里似乎还掺杂着百分之三都不到的怜悯。

“你才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一些沙雕短打

寒冬是冷淡而不可接近的星辰,
 望月是银白而安静恬淡的皓月,
 奇砾是温暖而热情如火的骄阳。
They're the Star, Moon, and Sun.
 #星月日三角#


我所希望的《传奇》结局:
 念力诚可贵,王权价更高,
 若为清瞳故,二者皆可抛。

但是实际上似乎是这样:
 清瞳诚可贵,念力价更高,
 若为王权故,二者皆可抛……



黯逐:我不能这么做,这超出我的底线了,我绝对不会这么做。
 蜜熊:(嘲讽)黯逐,你的底线就是个屁。



子夜:请问年轻的先知啊,你是掉了这只子黯,这只平年黯,还是这只夜君黯呢?
 望月:我哪一只黯都没有掉,赶紧把小缔和还给我。
 子夜:不给。



子夜(我):
 读心组?什么玩意?我就是从玛瑙山顶跳下去,死在无极冰崖,半夜站在玉峰上高唱小龙之歌,和佩丽尔跳半小时舞,和奇砾看一天推理小说,我也不吃读心组!
 (被塞粮)
 子夜:读心组粮真香。



#悲剧#
 若鲸的死亡咎由自取,海澜与锐涛后来在玉峰完婚,迪秀和塔玛琳毕业后出柜。
 于是海之翼们失去了三个王位继承者。
 然后克拉珊女王英年早逝了。
 (嘿你忘了海雀)
 海雀顺利当上了女王。



“一旦你看透了我的魅力、美貌、智慧和幽默感,我想你就只能看到我的谦虚了。”
     ——黯逐



蜜熊:快看这棵老玛哈葛尼树。你看看,它是多么美啊!!它绝对是是这雨林里最古老的东西了。
 蜜熊:【撞上黯逐】
 蜜熊: 好吧…我错了……



wika上的某网友
 嘿,伙计们,你们知道为什么黯逐是邪恶的吗?因为恶魔(devil),D——evil。
 一个wika网友:
 所以……死亡使者(Deathbringer)
 和晚餐(Dinner)都是邪恶的?
 另一个wika网友:
 哦三月在上我欣赏你的语法



图伊:
 记住了孩子们,如果你在现实中遇到黯逐那样的人,请一定不要和他约会,请找一只克雷或星飞或蜜熊!!



《传奇》后几章:
 雪苍:
 我为胜利而感到抱歉。

黯逐:
 没看到我刚拯救了世界吗?这真是太爽了。

聆森妮:
 清瞳你男友就是个神经病。

法顿:
 我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我的朋友——
 ——完了完了天空将损我的朋友是恶魔——
 ——我刚刚背叛了我的朋友。
 永别了,夜翼国。

海靛:
 什么?世界末日?!还是现在进行时?!
 这难道不应该是你的开场白嘛?!?

清瞳:
 两千年后的事情,我不背锅。

某龙:黯逐简直影帝,就是有些浪。




(一张表情包改)
 图伊:
 反派们,请说出你们搞乱庇利亚的伟大计划。
 烈焚&烈炽:
 干掉我姊妹和那帮小龙崽子,夺得沙翼王位,顺便可以考虑统治下庇利亚。
 赤嘉丽:
 干掉那帮小龙崽子和红璧,夺回我的王位,复仇。
 阿伯佐斯:
 干掉女王和所有海翼王族。
 ……
 黯逐:
 干掉夜翼女王,报冰翼杀母之仇,然后和清瞳成为王与后,统治庇利亚并使庇利亚繁荣昌盛。
 图伊:
 (瞪黯逐)
 有点太正义了
 (传奇-b9-10:黯逐逐渐黑化,最终死于草莓)
 黯逐:???

【无授权渣翻】can we start again ?
——————————————————
短文来自vexvamp,
Can We Start Again
是作者私设的缔和与清瞳转世寻真 ,
收录于作者的 火翼飞龙•亡灵 系列。
讲述缔和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后的故事。
——————————————————

当她转过身去看他时,他突然认出了她。

他以前见过这条龙,不是在醒着的世界里,而是在他的梦里。每天晚上,从他有记忆以来,就看到那张脸。

他看到了这条龙的微笑,看到了她的欢笑,看到了她的哭泣。他听过她的爱和恐惧的讲话。他向她伸出爪来,感觉到她的鳞片的温暖,只是一觉醒来他又是独自一龙。

在梦里,她谈到了未来,在一些梦里,她沉默了。在一些梦里,她捧着一顶被鲜血染红的扭曲皇冠,而另一些则有金属丝和宝石制成的手镯,像月亮一样闪闪发光。在她捧着王冠的梦中,她也戴着一对闪闪发光的耳坏, 她的表情显得呆板而不专注。

想到这件事,他感到一阵后悔,他无法解释。在她拿着手镯的梦里,眼睛清澈,她的嘴紧紧地闭着,她把它拿出来给他看。如果他拿起手镯,一切都会变黑,然后他会醒过来,发现她消失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喊她,但哪里也没有她。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他不止一次地醒来哭泣。他在梦中多次喊出她的名字,但他醒来时却记不得了。

即使是现在,看着他长久以来害怕再次消失的那只龙的眼睛,他也不记得了。

“缔和,这是我的女儿,求真(Truthseeker),“老铁匠嘶声说。

不,那不是她的名字。在他的梦里,她有着另一个名字,一个他不记得的名字。在他的梦里,他也是如此。

就在那一刻,他意识到求真正盯着他,就像他凝视着她一样,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一种认识和困惑的混合。

“我 ……”她说,她的声音和他每天晚上听到的声音一样,因为他记得,“我在哪里见过你吗?”

吃我大反派组安利啦!(不是)

p1    和 p2 就是《 》的美丽作者画的大反派组。

还有超级帅气的  p3 ,这都是什么神仙....

大反派组真的粮超级少1551

【无授权渣翻】世纪 (烈炽&明日视)

终于我翻了一篇大反派组,开心。

大反派组的邪恶py交易(不是)
 ——————————————————

今晚沙漠的天空是红色的。

烈炽耐心地等待着,像一条狩猎的蛇,高高地站在柱子上。夜翼龙大使很快就会到来,虽然她不能容忍迟到,但如果这意味着有机会登上王位,烈炽可能会永远等下去。

他从她身后走近。

烈炽掩盖住她的惊讶,平静地转过身来。使她感到奇怪的是,他独自一龙来了。他个子很大,看上去好像能占据整个天空。我想他不需要护送。她没有责怪他们,夜翼龙可是非常神秘的。

“你终于来了,”烈炽咆哮道。

“观察得很好,”夜翼龙喃喃自语。“我们是独自在这吗?”

“是的,”烈炽说了一次实话。她必须确保这次会议是完美的。

大使挑眉,皱着眉头,再看了她一眼,他走到她身边,直到他几乎在她上面。

“正如信中所说,我的部族需要你的帮助。我们计划征服雨林。”

“雨林?那很容易。那些懒惰的雨翼龙一点机会也不会有。”烈炽冷笑。

“你不明白,”夜翼龙怒视着她。“我们在部落指南中撒了谎。他们有…非常强大的天然毒液。我们的科学家正在研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烈炽点点头,“非常聪明。”

“然而这一点目前还不值得关注。告诉我,你同意联盟吗?”

“我能得到什么回报?”烈炽眯起了眼睛。

“你将成为女王。我们会写一个预言,预示战争的结束。你将胜利,全庇利亚都会向你臣服。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相信。”

“但只要一个错误…这一切都会变成尘埃。”这个提议非常诱龙。

烈炽的爪子陷入沙中,她想象着一切,力量,宝座……但她对此持怀疑态度。

“这会奏效的,”他坚持说。“你将被载入史册,龙们将在未来的几个世纪里铭记这场伟大的战争。全庇利亚都会知道你的名字。”

烈炽看着他,试图破译他的表情,发现欺骗。但他看起来很诚实,所以……绝望后,她权衡了后果。

“如果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怎么信任你呢?”

夜翼龙犹豫了一下。他伸长脖子对着她的耳朵耳语。“我叫明日视。”

烈炽盯着明日视的眼睛。他注视回去,他们进行着无声的谈判。

“好吧,”烈炽打破了沉默,“这是一笔交易。你得到雨林,我会得到王国。”

明日视脸上掠过一丝满意的神情。

“那么就这样了,烈炽……我们——你将统治世界。”

安静瞎扯

说真的,潘塔拉比庇利亚更先进。

潘塔拉:人类十八九(?)世纪左右

庇利亚:人类中世纪左右

(有意思的是,清瞳带去的技术语言使得本来落后的潘塔拉迅速发展,甚至超过了庇利亚,而庇利亚在黯爷沉睡的两千年间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庇利亚虽然由于沙翼三姊妹的连年征战而导致大家不是那么和平,然后赤某某黯爷秃鹫他们搞了一堆破事,但是总体来说,庇利亚现在比较和平了。

潘塔拉是很先进,有大学啊科学研究啊小区啊,甚至已经有了书(庇利亚上的龙用的都还是卷轴),但是目前为止,问题很明显,龙龙不平等。蜂翼龙把丝翼龙当做奴仆,丝翼龙多懦弱顺从,叶翼族几乎被灭族。但是丝翼龙也不是都懦弱,露月剑尾等反叛者就是例子,布鲁和蟋蟀思想的觉醒大概会引出接下来所有的故事。

如果潘塔拉能够龙龙平等,我更愿意生活在潘塔拉。

(更现代化,为什么不呢?)


再扯一点。

黯爷出场的时候,我以为他大概是满口文言(古英语)的……

毕竟两千年过去了嘛,换成天朝就是汉朝人和现代人……

但是并没有,可能图伊担心古英语望月听不懂(?)

真的,庇利亚两千多年没啥变化(?)。


再扯一点。

雨林气候湿热,DA上也有大佬分析过庇利亚气候较接近美州大陆。

所以……雨林是不是可以种咖啡和可可?

(突然有了一个脑洞)


【无授权渣翻】沙落 Sandfall

最近突然喜欢上了Whiteout。

但是关于她的文章都太过美丽,

我这种垃圾水平翻译不出……

 
Sandfall

雪苍——Whiteout

寒极—北极—Arctic

黯逐—幽灵—Darkstalker

若思——Thoughtful

唯警思女王——Queen Vigilance

均采用隼翔大神译制《黯逐•传奇》里的译名。

(雪苍的官译好像是白蒙?

唯警思女王好像又译夜戒女王?

不管了是谁大家都懂)

——————————————————

 
 

众所周知,满月赋予异能,更多的满月意味着更多的异能。雪苍相信这样一种理论,那就是,三轮满月之力是如此的强大,以至于它们发出的光会超出时间的界限,把感知的碎片溅到夜晚附近孵化的龙身上。

 
 

大家都认为她没有异能,认为那个理论只是一个迷信的谣言。但是,他们的不相信并没有阻止雪苍去感知他龙心灵的背景嗡嗡声,模糊的情绪云总是存在于一切事物的背景中,有时这些事物会激化成瞬间的洞察力。这并没有阻止她瞥见未来的前景,在半个多的时间里冲刷着她的心灵。它们从来不像幻象或预言那样耗费精力,而且她也不像某些龙那样梦见它们——它们只是觉悟,不是思想的思想,像反射月光的宝石一样吸引她的目光。

 
 

雪苍从记事起就知道哥哥会爱上清瞳。清瞳是一位在超级月亮下破壳而出的先知,她的灵魂在明亮的蓝色阴影中歌唱。在认识清瞳之前很长时间里,她已经在她脑子里同她建立了一点友谊。

 
 

当她一岁半的时候,她就知道哥哥总有一天会做出可怕的事情,他会射出一缕灼热的光,打破黑夜的意义。意识到这一点后,她虽然看不出会发生什么事,但她还是感到些许安慰,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不是目标。没有紫罗兰般的生命洪流,只是一种附带的心碎。当她看到灵魂量器并了解它是如何运作的时候,她知道有一天白沙将远远超过黑沙。

 
 

一天早上,当她大一点的时候,雪苍意识到她的母亲不会回来了,她会留在这片冰冷的土地上,跨越生命与死亡的界限,度过许多年。这一瞥抓住了她的心,扭动了一下,动脉绷紧了,撕扯着,给她带来了绝望的,无尽的呼喊。

那之后一片阴霾,她隐约记得寒极对她大喊大叫和牢骚满腹,但是此刻除了她自己的绝望外,什么也不重要。最后,哥哥来了,即使她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沙子变白了,雪苍也松了一口气。

世界回来了,就像一条缓慢流动的河流。

 
 

他拥抱着她,然后她又瞥了一眼,这一眼带着一种她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在她的生活中只有一次感受到的距离感。它离得很远,很远,很远,但是在它的尽头母亲还活着,哥哥也一样。

冰在她周围融化,陆地在波浪下沉没。

 
 

歼敌与黯逐重逢了——但是结局如何呢?

 
 

她告诉了他,哽咽着说出了她的预言,后来她好奇她是不是当场就为他开辟了龙生的道路。

 
 

若思在她的生活中是一个很好的影子,一只爱她的龙,分享她的一些不同寻常的特点。他和她一样有着丰富的色彩和情感,当她的演讲转向复杂的隐喻时,他能理解,而这些隐喻只有她以前才能理解。她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会陪着她度过这一切,帮助她度过新的一天。她也知道父亲会试着把它们分开,切开她,取出她心贴在若思身上的柔和的白色,贴在一个冰翼贵族身上。

 
 

但这不是注定的。

虽然如果是的话可能会更好。

 
 

当她从咒语中挣脱出来,白色又回到了正常的联系中,她感觉到哥哥身上的沙子开始比以前更迅速、更猛烈地变白。当他们飞回家的时候,雪苍知道父亲的道路,以及她所知道的生命之路,即将走到尽头。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们都能回头,但,唉,现在的这条路是雪崩,咆哮着冲下陡峭的山坡,除了等它停下来,没有别的办法。

那天是她最后一次再见到他们——不管怎么说,以她的眼睛。寒极的雪崩在一个公共舞台上以一滩可怕的蓝色结束,随后清瞳和黯逐很快就飞走了。她只剩下若思,当他们哭泣时,雪苍想知道,从万物中涌出的那股森林绿色的洪流是否会停止。

 
 

当夜翼龙们一起寻找新家的时候,雪苍大部分时间都在若思身边度过。有时,其他的龙会靠近她,嘲笑她,告诉她,她像哥哥一样邪恶,若思对她的爱是愚蠢的。她尽力不去理会,若思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缓和局面。

 
 

但是一个疑虑开始吞噬她——如果她能阻止哥哥的沙子变色呢?如果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呢?

哦,好吧。无论如何,为时已晚。

 
 

新的夜之王国建在北海的一个火山岛上。

它比以前的王国冷得多,烟雾弥漫天空,被肺吸进。

唯警思女王确信未来不会有先知,没有读心者,也没有念力龙。

大多数时候,她和若思呆在他们的洞穴里,一起画画——他把所有的玻璃吹制设备都留下了。

当他们的小龙破壳而出时,雪苍看到了她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远景。

 
 

她的一只小龙,小极光(Aurora),将会有一只念力后代。这将是一个新的时代——他们可能一开始不得不保持沉默,但迟早环境会变得如此恶劣,以至于会受到欢迎。

然后,有一天,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极光的一个远方后代会生出一只小龙,身上的鳞片像金子一样令龙惊喜。

当不合逻辑的光照在沙漠上时,那只龙会拯救整个庇利亚。

 
 

雪苍微微一笑。一个美丽的冲击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