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暂时隐身•随时回来•九一

苏九一,苏/联中毒粉

发刀居多,看文需谨慎
昵称九一

黑塔利亚圈名苏九一
主红色厨可拆可逆,杂食。
全员偏联五厨,他们是世界的珍宝
宝石之国圈名安加帕
火翼飞龙圈名子夜

杂食系
所有圈子博爱党

脑洞有毒
每天专注于新脑洞开发和新人设
大概是孩厨,对每个自设爱的深沉
专注于创造新宇宙×

日常潜水
我在一千九百九十一米水下等你×
不会定期更

专注冷圈六十九年(bu)

【无授权渣翻】他们谈到命运 (战莹短篇)

继续翻kittify大神的短文,我喜欢她关于剧情的私设,关于战莹和一只冰翼龙的罪恶无果的爱情。(这也完美地解释了战莹被冰息袭击位置的问题)
点此查看战莹的龙生悲剧
——————————————————————————
They Speak of Destiny

ⅰ.


没有和平可言,没有仁慈可言。

几十年来,她一直坐在自己的葬礼的柴堆之上,她已经学会了憎恨。现在,她怀着满腔的怒火,怀着一颗半死不活的心所能激起的一切辛酸。她憎恨明日视,她憎恨智多星,她憎恨他们,因为他们在她痛苦时注视着她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怜悯之情。她望着她的女儿,她那美丽的、温柔的、温顺的小女儿,她只想伸爪够得足远,把那细长的灰色喉咙里的生命扯碎。

因此,战莹将她的话转化为刀刃碎片,并将它们掷向格蕾娜,可怜的、悲惨的、没用的孩子。战莹根本不在乎,再也不在乎了。对她来说有什么关系呢,一只几十年来都在离死亡只有两步之遥的雌龙?从熔岩池外走两步,她的鳞片就会破碎,她的眼睛就会变成玻璃,她的最后一口气就会像雪花一样飞散而去。再迈两步,她就完了。

他们谈到命运,而她的命运是冰冷的火焰、仇恨和地狱。

三月把她遗弃了。三月把他们都遗弃了。

ⅱ.

他们谈到命运,有一次,她相信了命运。

曾经,战莹是天真美丽的;一个年轻的流亡女王,她的翅膀上承载着夜空。她还记得那些鲁莽的探险——她坚持说她必须独自一龙去——为她被抛弃的部族寻找新的领地。但事实上,她是飞向他。

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把他的记忆丢在地上,愤怒地把它摔成了碎片。现在,她只能在碎片中回忆起他:他雪白鳞片上的月光,渴望的低语,她脖子上冰冷的牙齿。他是禁忌的,而她还很年轻,渴望爱情和秘密。她被他的引力吸引住了,就像一只扑火的飞蛾。曾经,战莹以为他可能会属于她。

她想起了他最后一次吻她。她还记得她是怎样弯着脖子去迎接他的,就像是在几个世纪的星空中坠落的感觉。她记得在最后一刻的喜悦,在她的世界在火、冰和命运中终结之前。

她想起了喉咙里的寒气。

你以为我爱你,战莹女王?我奉命行事。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她看着她的生命燃烧着,在她的眼前燃烧。蔓延的寒火折磨着她的肺。她尖叫着,尖叫着,尖叫着,直到最后冰封在她的嘴边,然后她沉默了。

III.

她记得自己在狂乱、盲目的谵妄中逃离,绝望地飞翔,翅膀因霜冻而变得沉重。她无法理解自己是如何从他身边逃开的,也无法理解自己是如何及时到达部族拯救自己的。

但突然间,明日视和智多星出现了,她被带进了一座火山池,这座火山池后来成了她的终身监狱。她的泪珠像磨砂玻璃的珍珠一样落下。她把眼泪倒了出来,直到她破碎的心空了,然后她又充满了仇恨和火焰。她诅咒自己的哭泣,用复仇和战争的计划来流血。在那里,她一直哭到所有的悲伤都用光了,她的泪珠像珍珠一样落下来。她流着眼泪,直到她破碎的心变得空虚,然后她再一次用仇恨和火焰填满它。她诅咒自己的哭泣,用复仇和战争的计谋使她的思想流血。她甚至不准自己想起他的名字。

但她在格蕾娜身上看到他的影子,因此她恨他。对所有其他的夜翼龙来说,她的继承者是他们的一分子。但在战莹眼中,她太像他了,太像她的父亲了。她在格蕾娜的身上没有看到一个女儿,她看到了她的罪恶,她的背叛和她的诅咒。

他们谈到命运,这就是她的命运——受苦受难,看到她的血统被冰玷污。

她冻僵了。她在燃烧。她向三月乞求怜悯。

评论

热度(6)